talent news
pay attention to what you are concerned
唐德影視
關注你所關注
了解唐德 獲悉影視圈的一切
《人民政協報》在政協閉幕日重磅報道:唱響保護知識產權“好聲音” 0
作者:管理員 瀏覽次數:1942 發布日期:2017-03-13
   《人民政協報》發聲意義非比尋常。今天的《人民政協報》頭版用了整整一個版面報道“中國好聲音”版權之爭的來龍去脈,彰顯了國家打擊盜版維護正義的堅定立場! 

 

 

從《中國好聲音》版權之爭裁決結果說開去

唱響保護知識產權“好聲音”

——知識產權保護兩會期間引熱議

 

新聞背景

曾經引發公眾熱議的《中國好聲音》版權之爭日前終于塵埃落定。228日,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仲裁庭在經過多輪聽證之后作出最終裁決,拼音“zhongguohaoshengyin”和漢字“中國好聲音”的名稱權都屬于荷蘭Talpa公司,而唐德影視自201618日購買了荷蘭原版模式,這也意味著唐德影視擁有《中國好聲音》商標的完全使用權。而此前一直聲稱擁有這一節目名稱的燦星公司方面被宣告并不擁有這一權利。

 

圍繞《中國好聲音》版權之爭硝煙散盡,但關于知識產權保護的討論卻余波未了,兩會期間,代表委員圍繞知識產權保護展開熱烈探討并建言獻策。

 

“對于侵權者而言,即便是罰款10,都是賺大于賠。這個頑疾痼疾,只有通過嚴格執法,加大懲處力度才能根治。”

 ——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宋北杉

 

“內容產業其實最核心的就是版權,所以我們在很多領域呼吁知識產權的建立。下一步包括音樂、文學、動漫等等都會越來越正規化,越來越跟全球靠齊。互聯網與傳統文化產業的深度融合,正在成為一個市場價值越來越大的有機生態系統。”

———全國人大代表、騰訊首席執行官馬化騰

 

“從資金到汗水,每項創新成果凝結的心血都不可估量。知識產權被竊會直接導致投資人收益受損、創新者喪失動力和熱情,研發難以為繼。”

——全國人大代表、貝達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丁列明

 

“當前,假冒偽劣已經成為影響中國品牌的毒瘤,必須毫不手軟堅決打擊,讓制假售假者付出慘痛代價,要堅決嚴厲打擊侵權行為,保護創新成果,為企業樂于創新、敢于創新營造良好環境。”

———全國政協委員、浙江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

 

“當前各類侵權案件時有發生,這嚴重挫傷了企業研發的信心。這一現象的 產生,主要原因是違法成本不夠高,侵權行為得不到有效打擊。政府應從法律上加大對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加強對侵權行為的懲處,以此提升企業信心。”

———全國人大代表、美的控股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兼投資總監袁利群

 

《中國好聲音》版權紛爭來龍去脈

 

作為一檔全球知名的歌唱類真人秀節目,由荷蘭Talpa公司開發并擁有知識產權的《中國好聲音》(英文名《TheVoiceofChina)由燦星公司于2012年通過模式授權的方式引入中國,2015年已經成功在浙江衛視播出了4季。

 

201618,因為Talpa公司與燦星公司的合約到期終止,Talpa公司隨后將這檔節目的知識產權授予了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唐德影視”)。但是燦星公司并沒有停止在全國各地舉行所謂“第五季《中國好聲音》”的海選。

 

荷蘭Talpa公司為了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2016115日針對燦星公司的關聯方星空華文公司和夢響強音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令。

 

鑒于燦星方面籌備的節目當時正處于全國海選階段,并將于當年6月開始錄制,擬于20167月正式播出,為避免自身權益受到更多侵害,獲得荷蘭Talpa公司全面授權的唐德影視于20166月初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遞交了訴前保全的申請。

 

2016620,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訴前保全裁定,禁止燦星方面在歌唱比賽選秀節目的全過程中使用包含“中國好聲音”、“TheVoiceofChina”字樣的節目名稱和相關注冊商標。在燦星公司提出復議申請后,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公開聽證的基礎上,201674日針對燦星公司等機構提出的復議申請做出裁決:維持該院此前裁定,責令上海燦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及其相關方立即停止在歌唱比賽選秀節目的宣傳、推廣、海選、廣告招商、節目制作過程中使用包含“中國好聲音”、“TheVoiceofChina”字樣的節目名稱和相關注冊商標。

 

在同一時間段內,荷蘭Talpa公司的法律維權行動也在進行。在經過8個多月的等待后,香港國際仲裁庭終于對“中國好聲音”這一節目的中文名稱歸屬問題做出了最終的裁定。至此,《中國好聲音》的所有知識產權全部清晰歸屬于Talpa公司和唐德影視。

 

另據了解,唐德影視已經于2016623日正式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交了起訴狀,狀告燦星等公司實施了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行為,索賠5.1億元。

 

盡管201674日以后,燦星方面已經遵照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的訴前禁令改變了節目的名稱,但隨著香港國際仲裁庭的裁決生效,國內兩起相關的訴訟也將陸續開庭,燦星方面將為在20167月之前長達半年的侵權行為付出代價。

 

同時,也有業內人士分析,盡管燦星公司將自己所謂的“原創節目”改名后播出,但由于節目實際上是由已經制作了4年《中國好聲音》的團隊操刀,且除了轉椅等個別模式點出現了變化之外,該節目在基本賽制、理念上與風靡全球的《好聲音》節目并沒有太大區別。所以,燦星公司在20167月后制作播出的“原創節目”是否在模式上侵權,也存在巨大法律風險。

 

全國政協委員蔡建國:

營造尊重知識產權的社會氛圍

 

全國政協委員、致公黨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蔡建國認為,目前我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越來越重視,但因起步較晚,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仍然存在一些問題:首先,知識產權行政執法體制改革有待深化。目前,我國專利權、商標權、版權等重要的知識產權管理較為分散,三權分屬國家知識產權局、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和國家版權局管理,極易造成多頭管理、互不銜接,行政執法和法人維權程序冗雜,效果不佳;其次,相關知識產權法律法規未能及時與國際接軌,涉外執法隊伍建設滯后;第三,部分地區知識產權保護意識不強、政策執行不力,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明顯滯后;第四,知識產權專利的轉化率較低,科研成果面臨轉化難、收益難問題;第五,國內尊重知識、尊重產權的社會意識與氛圍整體上較為淡薄。

 

蔡建國特別建議:知識產權保護的責任和意識應該從學生時代抓起。在中學、大學教育中,保護知識產權作為學生日常教育的一部分,學生應知曉屬于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學習相關知識產權保護法律法規,從小樹立尊重知識產權的責任和意識,以實際行動來尊重和保護知識產權,發現侵權能夠及時舉報處理,增強維權意識和法律觀念。

 

全國政協委員聶震寧:

改變知識產權維權投入多、時間長、所得少現狀

 

“《中國好聲音》的版權紛爭歷時近一年,凸顯了知識產權維權難的現狀。據測算,2016年中國市場版權交易金額達到160億元,但實際金額遠超這一數字,大量機構、公司通過非法侵權從中獲利。維權卻極其困難,存在投入多、時間長、所得甚少等問題。”全國政協委員聶震寧表示。

 

兩會期間,聶震寧和白巖松等32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案:呼吁加強網絡版權保護。他對我國版權保護現狀和完善版權體系的方向提出建議。他提到,“侵犯版權案件與普通的經濟案件不同,其對被侵權方的影響將會是長遠的。”如發生在2016年的幾百萬家侵權鏈接,來自于一家互聯網巨頭網盤,相關查處工作的推進艱巨長久。

 

根據國際慣例,版權侵犯的保護是根據實際造成的損失乘以倍數計算賠償金額。同時,版權產業因其特殊屬性,界定實際損失的工作也存在很大困難。此外,在建立版權信用體系方面,利用好數字化資源,借助大數據和云計算實現信息的迅速抓取,才能落實“黑名單”的監管作用。

 

聶震寧委員提到:“雖然現階段已經建立一定的監管體系,但是主體大多是各級版權局和相關協會,如文字著作權協會等,無論是其擁有的版權監管裝備,還是資金、人力等都十分有限。只有一些類似騰訊的大公司才會設有專門的版權部門去維護自身的著作權。實際的維權之路也大都存在耗時長、成本高、收益少等問題。利用好互聯網技術實現監管應該成為趨勢。”

 

全國政協委員王興東:

建立侵權“黑名單”制度樹立正確價值取向

 

“只要按照相關法律,保護好版權,社會就無需為編劇的待遇擔憂,編劇們也更加能堅守原創,從而才能有更多的精品問世。”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中國電影文學學會會長王興東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呼吁建立“黑名單”制度,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導向。

 

電影立法問題多年來受到包括王興東在內的多位政協委員的關注和推動。201731,《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影產業促進法》(下文簡稱為《電影產業促進法》)正式落地實施。令王興東欣慰的是,新中國首部電影法終于將電影劇本納入其中。《電影產業促進法》第二章第十二條規定:“國家鼓勵電影劇本創作和題材、體裁、形式、手段等創新”。

 

有了法律依據,王興東還希望能落到實處,切實地保護原創者的合法權益。為此,王興東在2017年兩會的提案中就建議要對侵權行為實施相應的處罰,加大打擊力度,建立文化行業誠信體系。“《電影產業促進法》是電影藝術家們期盼了很多年的,是一個重大的進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副主席程蔚東為《電影產業促進法》的出臺歡呼。

 

王興東建議文化部、工信部、廣電部門等部門應當建立文化行業誠信體系,明確懲戒措施,對有劣跡的相關人員建立“黑名單”制度,為行業和社會公眾樹立正確的價值取向。

 

盡管一部法律的順利實施還需要一個過程,其間也會有方方面面的細則需要調整,但在王興東看來,《電影產業促進法》的實施,一定會對推動電影發展、推動藝術繁榮起到保障作用。

 

全國政協委員高友東:

“貼錢維權”嚴重挫傷權利人的積極性

 

“現實中,贏了官司丟了市場、貼錢維權的事情屢見不鮮,嚴重挫傷權利人的積極性。”311日下午,在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第四次全體會議發言中,全國政協委員、民進中央秘書長高友東呼吁,“加強知識產權保護,讓創新者吃下定心丸”。

 

高友東在發言中援引調研數據:我國97%以上的專利、商標侵權案和79%以上的著作權侵權案,平均賠償額分別僅為8萬元、7萬元和1.5萬元,訴求比例不到35%,而2015年美國專利訴訟賠償的中位數高達1020萬美元。相比之下,我國知識產權損害賠償過低問題非常明顯。

 

高友東指出:我國對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的制裁出“手”不狠、下“藥”不猛。與國外“傾家蕩產”式處罰和“限制自由”式治罪相比,我國的制裁只是“動其皮毛”,未“傷其筋骨”,因而不但不能遏止侵權行為,反而助長了侵權者的囂張氣焰。知識產權“侵權易、維權難”,已經成為知識產權保護的核心問題和制約知識產權運用的瓶頸。

 

對此,高友東提出三點建議:一是確立科學合理的賠償額度認定機制。“建議采用市場價值評估法來確定賠償數額。針對惡意侵權者或反復侵權者,建議適用兩倍到三倍的高額損害賠償,迫使他們或破產,或回歸正常的市場競爭。”二是進一步提升知識產權保護法治化水平。優化行政執法和司法保護兩條途徑的互補與銜接,形成合力,協調好行政和司法在處理同一侵權糾紛時的關系,避免對同一糾紛重復處理或者矛盾處理。三是加快知識產權信用體系建設。建立知識產權信用標準,將侵權行為納入社會信用評價體系。盡快建立守信激勵、失信懲戒機制,形成“守信者一路暢通,失信者寸步難行”的創新創業和營商環境。

 

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海外列席代表邱玉民:

保護知識產權是更高水平對外開放的需要

 

“《中國好聲音》版權的國際裁決證明了知識產權保護是沒有國界的,尊重國際仲裁更能增加海外投資者對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信心。”全國政協會議海外列席代表、新西蘭致公協會總會會長、新西蘭中國統一促進會名譽會長邱玉民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知識產權制度是各國通行的保護無形資產、激勵創新、鼓勵創新的法律制度,是國際經貿往來和技術合作的通行規則。加快知識產權強國建設、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是更高水平對外開放的需要,不僅需要在國內發力,也需要國際合作。

 

邱玉民特別提到,在全球一體化發展的大背景下,尤其是隨著“一帶一路”戰略進入全面實施的階段,經貿合作中的知識產權問題被日益關注,包括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如何遵守當地的知識產權法律制度,在合作項目實施時如何保護中國已有的知識產權和合法利用他國的知識成果,產權糾紛出現時如何快捷地予以解決等都需要深入研究。

 

邱玉民建議進一步增加知識產權保護國際合作,完善涉外知識產權執法機制,加強刑事執法國際合作,加大涉外知識產權犯罪案件偵辦力度,并做好海外的知識產權維權援助工作,加強涉外知識產權的雙向交流。

 

全國政協委員徐沛東:

完善音樂版權保護體系為音樂產業立法

 

“這個裁決結果在意料之中,對中國電視綜藝節目的模式保護劃定了一條清晰的界線,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目前我國在文化行業知識產權保護意識淡薄現象尤為突出,甚至出現過相關制作方稱“如果電視音樂類節目每首歌都要獲得詞曲作者的授權,將是對上述節目的毀滅性打擊”的言論。音樂侵權現象泛濫、音樂版權保護不力等問題凸顯……音樂領域出現的嚴峻問題,為此,中國文聯副主席、全國政協委員徐沛東呼吁,期待盡快給音樂立法。

 

徐沛東對音樂一往情深,他認為,音樂是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精神文化產品。音樂產業因其產業鏈長、相關聯產業多、滲透力強,在文化產業中居于重要地位,發展空間和市場潛力巨大。

 

徐沛東調研發現:中國音樂產業發展音樂侵權現象泛濫、音樂版權保護不力是制約音樂產業發展的首要問題。無論從立法、司法、行政還是價值觀角度,樹立尊重他人智力成果的理念,構建鼓勵和支持創新的機制,保護版權人的權益,都是支撐音樂產業良性、健康、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

 

此外,現代音樂產業體系存在不完備問題。近年來,音樂產業領域的投融資活動較為活躍,但成功的商業模式和案例乏善可陳。在音樂知識產權保護不力的背景下,音樂企業的“資產評估”信用及“投資風險防控”的不足仍然是影響音樂產業投融資活動的主要障礙。與此同時,音樂創作、演出、制作、出版以及音樂衍生產品等縱向產業鏈各環節之間,以及音樂與影視、互聯網、音樂裝備和音樂科技等產業因素的橫向融合上,還存在許多壁壘,音樂產業鏈上下游相互呼應、各環節要素相互支撐的音樂產業綜合體系也遠未形成,成為制約音樂產業健康快速發展的主要問題之一。

 

“健全版權保護的法律法規、加大打擊盜版的力度,一直是音樂界與法律界人士共同努力的目標。制定《音樂產業促進法》是有效改善音樂產業環境、促進音樂產業良性發展的必經之路,也是保護音樂版權的根本保證。”

徐沛東呼吁盡快制定《音樂產業促進法》。他建議完善音樂版權保護體系、加大版權保護力度。“有法可依”是“完善法制”、完善音樂版權保護體系的第一步。在制定音樂產業促進法中,不僅要填補現有音樂版權保護法律法規上的漏洞,完善建立音樂版權注冊平臺、明確音樂著作權人的權益范圍和歸屬等;還應該加大音樂侵權的違法處罰力度。

 

此外,要促進音樂產業資本的發展、建立完備的現代音樂產業體系。產業資本的活躍和產業體系的完備是現代音樂產業健康、快速發展的基礎。通過制定音樂產業促進法,搭建音樂產業授信與統貸平臺、建立音樂企業無形資產評估體系,創新音樂文化金融服務平臺;以打造優質音樂產品為核心目標,引導更多產業資本和政府財政引向優質精品項目、高素質專業人才教育、音樂原創和消費市場培育等領域。通過打通音樂創作、演出、錄制、出版、發行、進出口、版權交易、教育培訓、音樂衍生產品等縱向產業鏈,連接音樂與廣播、影視、動漫、游戲、網絡、硬件播放設備、樂器生產等橫向產業鏈,基本形成完備的現代音樂產業綜合體系。

分享至: 《 返回
版權所有©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備18028846號
免费棋牌游戏大全 好彩网群 汇玩娱乐棋牌 _百家乐论坛 赚钱用什么技巧 海南环岛赛规则 喜乐彩票网 dnf八周年赚钱商机介绍 qq分分彩怎么玩法 排列三17303期和值分析 天津时时彩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