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ent news
pay attention to what you are concerned
唐德影視
關注你所關注
了解唐德 獲悉影視圈的一切
唐德影視吳宏亮:創意制片資本經驗談 4
作者:管理員 瀏覽次數:3541 發布日期:2017-04-05

  作為投資人,大家最關心的可能還是錢,市場,以及與創作是個什么樣的關系。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吳宏亮先生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后在影視產業的20多年里,在中影、北影廠工作,以及自己獨立創建唐德影視,以及唐德在IPO中國A股創業板上市。中國的影視人電影人在面對資本,面對中國電影產業的發展以及整個金融大環境的變化,到底該用怎樣的態度,以及遇到的哪些問題都在北京電影學院影視金融班3月26日上午課堂上得到解答。


吳宏亮先生——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吳宏亮先生是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曾任中國電影集團公司電影合拍部及世紀英雄電影投資有限公司領導職務。在此期間,帶領制作團隊參與制作了多部制作精良、品質上乘的影視劇作品,均得到了良好的投資回報,具有豐富的從業經驗,是業內資深的出品人、制片人。2015年,在吳宏亮先生的帶領下,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成功上市。


以小見大,中國電影產業20年的口味變化

 

  我是北京電影學院制片管理系89級畢業生。89年的北電,崇尚法國電影。蘇聯電影的影響對我們也很深。大部分的老師都是留蘇回國,留法的是種時髦。那時候作為學生的我們對于新浪潮,對歐洲電影的發展更關心關注。以看好萊塢電影為品味粗俗膚淺的表現。20年后的今天,再回校園,感覺各個專業都在大談類型電影,好萊塢以及產業化。以小見大,從學校這20年的變化,足以看出中國電影產業,在口味上的這20年的發展變化趨勢。

 

  好萊塢工業已經發展到左手可以拍《變形金剛》《阿凡達》,右手可以拍奧斯卡獲獎影片。奧斯卡主要還是以文化內涵,社會價值為先導。在好萊塢這樣經濟高度發達,各行各業周邊配套配置都非常齊全并且體系完整的情況下,能夠在資本和藝術之間可以找到一個平衡。可以拍出風格完全不一樣的兩套東西。

 

  好萊塢體系有非常優秀的人才培養方式,好萊塢的導演編劇,特別是以導演為核心的,能夠做一個長片的,是必須得有15部以上的短片拍攝經驗,還得有5部以上拿獎的可能性。這樣才有機會,才有可能性去拿到投資。獲得資本對其很青睞的一個態度。但在中國,則是趕鴨子上架一般的迅速上位。中國電影人才的培養已經跟高速的產業發展相脫節,無論是心理素質還是專業素養,還沒有達到最成熟的時候就已經進入產業的實操階段。也就能看到一些有創意,但有些稚嫩與不足的電影現狀。中國電影急速的變化與膨脹,需要跟其他產業進行對接,就產生了一個變異。


 

從完片擔保看中國影視產業與金融機構的關系變遷

 

  1996年,當時我在北京電影制片廠負責合拍時,陳凱歌的《荊軻刺秦王》就是用中國最早的完片擔保方式。當時合拍是與日本。有一部分是英國投資的資金,就必然用到了完片擔保與所謂的再保險。那套體系就非常清晰的保障了影片被銀行,被提前預購影片的片方提供了良好的保障。


  《絕地逃亡》是我眼里真正的一次中美合拍。因為它是第一次中國電影完全用完片擔保的全套體系來操作的。光簽完片擔保的協議與合約的紙張厚度堆起來,就比講臺桌還要高。唐德還將所有的完片擔保對于預算的要求,美國是專門為完片擔保做過一個體系,這個體系是財務預算的管理模式。這個體系如果用文字表達,全英文描述大概將近500頁。預算細化到每一天每一個工作人員的行為,比如所使用的車輛,車輛的時速。而唐德通過此次的《絕地逃亡》,將這個500頁的體系實現了一次漢化。


  中國目前的金融已經泛濫到了,不知影視的水深水淺的程度。以前是銀行不可能找影視公司,大概到2005年時,突然就有銀行找到唐德,希望給唐德做貸款。當時我是認為不可能的,因為這樣一個輕資產的企業,沒有任何抵押,沒有任何擔保。但就在中國的金融體系突然由不信任文化產業轉向到青睞于文化產業的變化中,所有的銀行估計也不太明白影視產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時候的唐德也有幸的拿到了第一個來自銀行的800萬。在美國,不是所有的銀行都會給影視貸款的。在國外,最高風險的三個行業:航空業,遠洋運輸業,影視產業。這三個最高風險行業,需要有專業的金融機構,專業的銀行,以及對這個行業非常熟悉的金融人才來為影視產業提供貸款業務。中國目前情況是已經泛濫到幾乎所有的銀行,都在為影視產業進行貸款。中國的完片擔保制度一直也沒有建立。唐德以拍電視劇為主,唐德就可以拿著與電視臺已簽的合同去銀行做貸款抵押。巨大的問題就來了,比如拍攝中,出現的無法繼續拍攝的情況,也就是影片無法完成,這對金融機構的損失是巨大的。由于市場的高度發展就帶來創作者的還未準備好,就已經沖入戰場。而資本,更是一頭熱。


尋找資方與創意方的共性,優化組合


  影視產業利用資本杠桿進行撬動的時候,應該用什么樣的方式來去面對。我們既要想到產業當中最核心的部分是創意。創意是需要有個性化的,每一個產品都是嶄新的。每一個流程都要重新走一遍。但很多東西是不可復制的。但同時我們作為管理者經營者,作為資本方,還要找到其中的共性。我們該用什么樣的機制,什么樣的產業鏈,幫他們綁在一起,進行組合搭配,能夠長期的,符合人性化的,能夠既滿足于個體創作的表達發揮,又能夠同時帶著資本市場的一些鎖鏈跳舞。我們用經濟化管理的方式,用更系統更完整的流程體系,能夠對一個非標準化產業當中的尋求標準化的管理模式,恰恰是我們更應該去追求實現的。在這個前提下,我們才能去談尊重創意者,用資本的杠桿長期的跟大家在一起,不求一時一世,我們對待年輕人是什么樣的態度,對成熟的業內大咖,資深人士是什么樣的方式與其合作,這都是背靠有資本能力的管理者應該去考慮的。


  唐德自從2006年創立以來,從來沒有是用現金來拍戲的。這也是讓證監會詫異的。唐德整個的管理流程與管理體系,跟其他影視企業是完全不一樣的。這也得益于在學校的學習,以及在中影北影與境外的合拍經驗。在很早就看到了世界上最先進的制片管理體系,它是外部大的金融環境與財務審計第三方監控的把控背景下,來實施項目投資。唐德所采取的內部管控的方式,所以現金拍戲是我們所面臨的首當其沖的問題。


  投資者要具備最基本的社會責任。要認清自己所在的行業位置。要有尊嚴和責任。當建立起對行業的責任與自身要求時,既要投資賺錢的電影,也要投好電影。除了承載著資本與資金,還承載著創意者的夢想,以及文化人的內涵。從資本上,影視產業拼不過很多的其他產業,但在經營活動,資本推動的過程當中,有文化產品的誕生與存留,而這個存留是可持續的。可以無限制的在未來傳播傳承。在高速動蕩與混亂中,不迷失方向,能看到的是更長遠的未來。


IP的核心價值到底是什么?


  一談IP就是網文。有影響力的IP其實是兩層皮。第一是內容本身,精彩的故事,獨特的人物,揭示人物關系,這是最重要的部分。第二才是所謂的影響力。這個內容是在市場上所具有的影響力,而這個影響力的根源是內容本身。也不要被IP的影響力所迷失,買IP最核心的部分是買的前者,也就是內容本身,這是最有意義的。所謂的第二部分的影響力,意義并不大。尤其是對于影視來說更是如此。百度指數上,《鬼吹燈》是9萬4,《盜墓筆記》系列是10萬6,《花千骨》是7千2左右。也就是說《花千骨》在沒有拍成電視劇之前,影響力極低。在IP改編成影視作品的過程中,IP不斷的被大家耳熟能詳。知道IP名字,但不知其內容,從而關注IP的觀眾大有人在。

分享至: 《 返回
版權所有©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備18028846號
免费棋牌游戏大全 公式规律全年特出码表 2018最新一期码报图片 608彩票苹果 河南快三电视走势图下载 江苏老快3遗漏号360 天天赢棋牌下载 cba赛程直播 cf刮刮乐可看透的技巧 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怎么看